•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冊亨

    楊老師、楊技術員、“楊伯媽”……從警十五年初心依舊

    2022年01月14日 08:14:51來源:亮點黔西南 作者:鄒穎穎


    楊仕榮(中)晚上入戶進行“一標三實”信息采集

      楊仕榮,男,42歲,中共黨員,2006年12月參加公安工作,曾在冊亨縣公安局雙江派出所、者樓派出所、巧馬派出所擔任所長,2019年9月到高洛警務室工作至今。

      從警15年,楊仕榮始終不忘從警初心,懲兇除惡,扶危助困,他用自己的行動踐行“人民警察為人民”的錚錚誓言。曾榮立三等功一次,先后獲評個人嘉獎3次、先進個人4次、優秀公務員3次、優秀共產黨員4次,2021年入圍全國政法系統 “平安之星”之“平安英雄”年度網絡投票。

      楊老師的“先斬后奏”

      “父母不同意,他們覺得公安工作很危險,在學校當副校長這份工作已經很不錯了。”2006年,在冊亨縣實驗中學當副校長的楊仕榮把想考人民警察的想法告訴父母后,父母一直反對,“我就背著他們偷偷報了名,悄悄考了試,直到政審那關才告訴他們。”

      談起從警的初心,楊仕榮竟說是因為自己的學生被小混混欺負,警察幫忙解決問題后,心生敬意,隨后自學法律及公安基礎知識。

      2006年12月,成功考上人民警察的楊仕榮被分到冊亨縣公安局達秧派出所。那天,老所長韋永洪開著一輛破舊的吉普車來局里接他,一路坑坑洼洼、彎彎繞繞,老所長握著換檔桿,一直重復著加速、換擋、減速操作,還不時轉過頭給楊仕榮介紹所里的情況,問他一些問題。

      “副校長這份工作不錯,家里人同意你考警察?”

      “不同意,背著他們考的,過了才告訴他們的,現在也還不同意。”

      “那就好好干,干出點成績,再去好好勸勸他們。先給你打個預防針,人民警察的工作不像你想的那么簡單,到所里后,你看我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不懂就問……”

      破舊的吉普車在山間逶迤前行,映入眼簾的是連綿不絕的山路和三三兩兩的小屋。兩個小時左右,抵達派出所,楊仕榮被分到內勤部門,而不是憧憬的辦案民警,坐在小小的辦公室里,面對一摞摞資料,卻不知從何做起,楊仕榮的失落感慢慢涌上心頭……

      “你看我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懂就問。”老所長的話回響在楊仕榮耳邊。

      老所長每天早上七點半起床,打掃衛生后才開始一天的工作,楊仕榮要跟著老所長做,就比他起得早,七點起床打掃衛生,自學內勤工作,遇到不懂的,就去請教老所長或同事……


    道路交通安全宣傳

      一崗多職,警員還是技術員

      “你小子可以!以前大家加班加點花一個星期才能做完,還容易出錯,你這一個晚上就做出來了,還沒出錯,厲害!”老所長看到完成的“人口年報”表格,拍了拍的楊仕榮肩膀笑道。

      “我學計算機專業的,設計了一套函數算式,把這些數據填進去,系統就自動生成了。”這是到所里后第一次受到夸獎,楊仕榮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

      老所長的夸獎猶如穿透霧霾的陽光,把楊仕榮的失落感慢慢填滿。

      兄弟派出所的內勤知道楊仕榮有這門技術后,特意趕到達秧派出所請教,2007年,冊亨縣公安局使用楊仕榮設計的函數算式快速完成了“人口年報”工作。

      從那以后,楊仕榮成了所里的技術員,教大家打字、使用公安系統、修電腦都不在話下,其他派出所還請他去到所里教學。

      “楊技術,我的電腦卡死了,你來幫忙看看……”

      “楊技術,把筆錄輸入進去就行了嗎……”

      以前的筆錄用手寫,每個人的字跡大不一樣,涂涂改改的地方也不少,有時在判定時因為涂改或字跡潦草導致判定出錯。為此楊仕榮制作一套筆錄模板,用電腦錄入筆錄內容,大大減小了失誤率。

      2007年,作為新警,楊仕榮被安排到貴陽警官學院學習,“在那里我學習到更多公安專業知識,對人民警察的認識有了更深層次的認識,工作起來心里也有底了。”楊仕榮回憶道。


    調解矛盾糾紛

      “楊伯媽”和他的調解包

      “伯媽”這個詞在某些語境里含有貶義,是話多、啰嗦的意思。但在高洛新市民居住區,“楊伯媽”不但不含貶損之義,反而是群眾對他調解矛盾糾紛時苦口婆心的充分肯定。

      2019年8月,3萬余人響應脫貧攻堅政策,通過易地扶貧搬遷政策,陸續搬遷到高洛街道新市民居住區。9月,楊仕榮到冊亨縣公安局者樓派出所高洛警務室任職。

      楊仕榮做調解,擺事實、講道理、釋法律、斷是非,常常一開口就是一兩個小時,久而久之,“楊伯媽”的外號不脛而走。

      提起“楊伯媽”這個外號楊仕榮有話要說:“以婚姻家庭矛盾糾紛為例,先聽雙方講述矛盾糾紛的來龍去脈,找準矛盾焦點,然后我通過子女和父母的角度,用鮮活的事例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最后進一步普法,讓當事人知道,糾紛中引發的肢體沖突,可能涉嫌家庭暴力甚至是故意傷害他人……”

      通常情況下,“楊伯媽”一講就是一兩個小時,就算當事人已經自愿達成諒解,他還是會把話說完、說透,避免下次再出現類似的情況。興許當事人也不想再聽“楊伯媽”的“嘮叨”,經過他調解的矛盾糾紛,幾乎不會反彈。

      “并不是所有的矛盾糾紛都要到警務室來調解,能當場調解那是最好的,所以我們制作了一個調解包。”楊仕榮介紹,調解包里面,有宣傳法律的小冊頁,有調解協議書,有筆和印泥等等,要求民警每次接到矛盾糾紛類的警情都要帶上調解包,盡心盡力讓矛盾糾紛能夠就地解決。

      (鄒穎穎)

      責編:盧生龍


    我要評論

    共有0條評論

    相關信息

    熱文排行

    24小時 一周 一月

    楊老師、楊技術員、“楊伯媽”……從警十五年初心依舊

    亮點黔西南 | 2022年01月14日 08:14:51 | 鄒穎穎


    楊仕榮(中)晚上入戶進行“一標三實”信息采集

      楊仕榮,男,42歲,中共黨員,2006年12月參加公安工作,曾在冊亨縣公安局雙江派出所、者樓派出所、巧馬派出所擔任所長,2019年9月到高洛警務室工作至今。

      從警15年,楊仕榮始終不忘從警初心,懲兇除惡,扶危助困,他用自己的行動踐行“人民警察為人民”的錚錚誓言。曾榮立三等功一次,先后獲評個人嘉獎3次、先進個人4次、優秀公務員3次、優秀共產黨員4次,2021年入圍全國政法系統 “平安之星”之“平安英雄”年度網絡投票。

      楊老師的“先斬后奏”

      “父母不同意,他們覺得公安工作很危險,在學校當副校長這份工作已經很不錯了。”2006年,在冊亨縣實驗中學當副校長的楊仕榮把想考人民警察的想法告訴父母后,父母一直反對,“我就背著他們偷偷報了名,悄悄考了試,直到政審那關才告訴他們。”

      談起從警的初心,楊仕榮竟說是因為自己的學生被小混混欺負,警察幫忙解決問題后,心生敬意,隨后自學法律及公安基礎知識。

      2006年12月,成功考上人民警察的楊仕榮被分到冊亨縣公安局達秧派出所。那天,老所長韋永洪開著一輛破舊的吉普車來局里接他,一路坑坑洼洼、彎彎繞繞,老所長握著換檔桿,一直重復著加速、換擋、減速操作,還不時轉過頭給楊仕榮介紹所里的情況,問他一些問題。

      “副校長這份工作不錯,家里人同意你考警察?”

      “不同意,背著他們考的,過了才告訴他們的,現在也還不同意。”

      “那就好好干,干出點成績,再去好好勸勸他們。先給你打個預防針,人民警察的工作不像你想的那么簡單,到所里后,你看我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不懂就問……”

      破舊的吉普車在山間逶迤前行,映入眼簾的是連綿不絕的山路和三三兩兩的小屋。兩個小時左右,抵達派出所,楊仕榮被分到內勤部門,而不是憧憬的辦案民警,坐在小小的辦公室里,面對一摞摞資料,卻不知從何做起,楊仕榮的失落感慢慢涌上心頭……

      “你看我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懂就問。”老所長的話回響在楊仕榮耳邊。

      老所長每天早上七點半起床,打掃衛生后才開始一天的工作,楊仕榮要跟著老所長做,就比他起得早,七點起床打掃衛生,自學內勤工作,遇到不懂的,就去請教老所長或同事……


    道路交通安全宣傳

      一崗多職,警員還是技術員

      “你小子可以!以前大家加班加點花一個星期才能做完,還容易出錯,你這一個晚上就做出來了,還沒出錯,厲害!”老所長看到完成的“人口年報”表格,拍了拍的楊仕榮肩膀笑道。

      “我學計算機專業的,設計了一套函數算式,把這些數據填進去,系統就自動生成了。”這是到所里后第一次受到夸獎,楊仕榮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

      老所長的夸獎猶如穿透霧霾的陽光,把楊仕榮的失落感慢慢填滿。

      兄弟派出所的內勤知道楊仕榮有這門技術后,特意趕到達秧派出所請教,2007年,冊亨縣公安局使用楊仕榮設計的函數算式快速完成了“人口年報”工作。

      從那以后,楊仕榮成了所里的技術員,教大家打字、使用公安系統、修電腦都不在話下,其他派出所還請他去到所里教學。

      “楊技術,我的電腦卡死了,你來幫忙看看……”

      “楊技術,把筆錄輸入進去就行了嗎……”

      以前的筆錄用手寫,每個人的字跡大不一樣,涂涂改改的地方也不少,有時在判定時因為涂改或字跡潦草導致判定出錯。為此楊仕榮制作一套筆錄模板,用電腦錄入筆錄內容,大大減小了失誤率。

      2007年,作為新警,楊仕榮被安排到貴陽警官學院學習,“在那里我學習到更多公安專業知識,對人民警察的認識有了更深層次的認識,工作起來心里也有底了。”楊仕榮回憶道。


    調解矛盾糾紛

      “楊伯媽”和他的調解包

      “伯媽”這個詞在某些語境里含有貶義,是話多、啰嗦的意思。但在高洛新市民居住區,“楊伯媽”不但不含貶損之義,反而是群眾對他調解矛盾糾紛時苦口婆心的充分肯定。

      2019年8月,3萬余人響應脫貧攻堅政策,通過易地扶貧搬遷政策,陸續搬遷到高洛街道新市民居住區。9月,楊仕榮到冊亨縣公安局者樓派出所高洛警務室任職。

      楊仕榮做調解,擺事實、講道理、釋法律、斷是非,常常一開口就是一兩個小時,久而久之,“楊伯媽”的外號不脛而走。

      提起“楊伯媽”這個外號楊仕榮有話要說:“以婚姻家庭矛盾糾紛為例,先聽雙方講述矛盾糾紛的來龍去脈,找準矛盾焦點,然后我通過子女和父母的角度,用鮮活的事例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最后進一步普法,讓當事人知道,糾紛中引發的肢體沖突,可能涉嫌家庭暴力甚至是故意傷害他人……”

      通常情況下,“楊伯媽”一講就是一兩個小時,就算當事人已經自愿達成諒解,他還是會把話說完、說透,避免下次再出現類似的情況。興許當事人也不想再聽“楊伯媽”的“嘮叨”,經過他調解的矛盾糾紛,幾乎不會反彈。

      “并不是所有的矛盾糾紛都要到警務室來調解,能當場調解那是最好的,所以我們制作了一個調解包。”楊仕榮介紹,調解包里面,有宣傳法律的小冊頁,有調解協議書,有筆和印泥等等,要求民警每次接到矛盾糾紛類的警情都要帶上調解包,盡心盡力讓矛盾糾紛能夠就地解決。

      (鄒穎穎)

      責編:盧生龍

    推薦閱讀
    微言教育 貴州教育發布  2021-12-17
    黔西南日報 中國黔西南  2021-12-30
    黔西南日報 中國黔西南  2021-12-30
    黔西南日報  2022-01-10
    興義市融媒體中心  2022-01-08
    興義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  2021-12-23
    工人日報、北京日報、河南日報等  2021-12-16
    健康金州  2021-12-17
    興仁市融媒體中心  2022-01-08
    新華網  2021-12-27
    久久九九久精品国产